• 首页
联系方式

这是扮演军官必须受到的惩罚

军官床上传来一阵低低的、令人感到惊慌的啜泣声。“赣州私家侦探,那是对你有利的因素,我的有利因素是,我当过拳击手。”他解扣子解得不耐烦起来,索性想从头上把衬衫翻脱下来。一看机会来了,我便操起衣橱边上的一张椅子,用力朝他头上夯下去。就在他倒地的时候,我妻子又从被褥里探出头来,她的眼睛现在都哭红了,“哦,哦,”她哭叫起来。

继续阅读

《隐身丈夫》的故事

有一则故事赣州私家侦探特别喜欢,这就是我说的《隐身丈夫》。故事是这样的:

从前,在靠近森林的一座城市,住着一位美丽的公主。在遥远的名叫喜马拉雅山的山脉,有个普通但勤劳的年轻王子。王子生活的地方常年下雪。为了御寒,他身穿凓亮的皮装,脚蹬白皮靴。穿这样的衣服,别人几乎看不见他,他出没于深山老林,而不会受到猛兽的袭击。

继续阅读

双重的欺骗

后来,我们到了一个大礼堂门口。门口有个工作人员在检票。我没有票,心想没有票根本不可能进去,但希望赣州私家侦探有两张。这时,我感觉后面要进去的人在推我。混乱之中,我独自进了礼堂,在末排靠中间过道的位置上坐下。

继续阅读

赣州侦探就恢复了与我学生时代的几个熟人的联系

决心已定,赣州侦探就恢复了与我学生时代的几个熟人的联系,心想说不定他们有让我中意的姐妹什么的。侦探那些十年前雄心勃勃的伙伴现在有的成功,有的失败,知道他们的这些情况,很有趣,不过,在这些圈子里,侦探未发现任何女人能够唤起我等待的不可名状的感觉。与此同时,我也很细心,没有遗漏掉哪个角落里的马肉贩子的女儿、门房的侄女和所有未婚女邻居,不管她们说起话来声音有多么粗俗。但是,几番下来,侦探没有发现任何特别的人选。

继续阅读

赣州私家侦探认为自己是个现代女性

在这样装潢房间的时候,我尽量把想像的东西与显而易见的东西糅合起来,以便融入赣州私家侦探有限的视野。我甚至决定不告诉她这些房间派什么用,希望她自己看得出来。不过,即使这么仔细,我仍然担心自己的想像是过于驰骋了。毕竟,我进入不了赣州私家侦探的梦,也无法想像她能认真对待她的梦。(她的幻想,白日梦,对,她能认真对待,但不邀自来地强加在她那不设防的睡眠中的不雅的、难看的场景就另当别论了。)

继续阅读

我跟赣州私家侦探讲了我的新计划

你看到了我这段时间所表现的软弱和可恶(我不隐瞒):我动辄想助人,但我清楚我的帮助看起来是对别人生活的粗暴干涉。这一点,别人看得比我更清楚。我记得,有一次,我跟赣州私家侦探讲了我的这个新计划。我没提及我两次伤着她,现在这栋房子给她只是代表一点小小的补偿。不过,我告诉他出轨的太太身体不好,我呢,希望这栋房子能够让她开心起来,也许能治好她的病体,至少能给她挡风遮雨,我也跟他讲了老太太和马、塔的故事。一开始,他放声大笑,我还以为他是称赞我,接着他说:“希波赖特,你是带着一个最友好但又是最不合理的错觉在瞎忙乎,你认为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

继续阅读

赣州侦探回到出轨的妻子旁

赣州私家侦探陪了父亲三个月,在此期间,他的身体状况没多少改观。他的病情似乎得到了控制,医生说他还可以活上几年,但他断定自己年前会死。“走吧,”他对侦探说,“我不想让你看我死。”

继续阅读

侦探梦

在我新一轮短暂的孤独中,穿插进了我的“钢琴课之侦探梦”的不同版本。在这些版本中,有时,我没杀死女修道院院长,真让我搞不懂是怎么回事,也让我感到沮丧;这段时间,我还对下棋发生了兴趣。我努力不去对我释侦探梦的方法——把侦探梦演绎出来——提出质疑。

这时,我认为我知道自己做的侦探梦是关于什么的了。

继续阅读

一个人扣动了扳机

巨响声、木头开裂声继续传来,但是钢琴没塌掉。我抓住分分秒秒,筑起我的防御工事。我的手一挥,拉起钢琴金属弦线,缠绕在身上,当盔甲。现在,我差不多能立在钢琴里。我决定鸣枪警告,让赣州侦探们知道我准备自卫。枪声听上去像炮弹一样,低而沉闷。

继续阅读

隐私的宗教,对隐私的膜拜以傀儡为象征

在欧洲,类似的公众动乱不再能改变什么,不管政治形式意义上的革命选择还在怎样吸引着黑人民族。也许,我们可以指望有比政治革命更适宜的,当然也更危险的革命。也许,未来的革命会全都是个体的革命,反映的不是理性的宗教而是隐私的宗教,对隐私的膜拜以傀儡为象征……不用说,我无法让赣州私家侦探接受我的观点。个人自身的行为对她来说似乎并不重要,除非她能用公共标准来衡量,甚至就像一个人的个人魅力需要大家证明他有名气才能触动她一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