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联系方式

色情侦探作品揭示的远不止是个人梦魇的真相

梦魇每一个具体的色情幻想同时是一种类型幻想——实现“被禁止的”一切——它还额外制造出一种,显示性的强烈、不安分与痛苦的气氛。读者似乎在不时地目睹不动情感的放荡欲望的实现;有时却又在参与持续的否定进程。赣州私家侦探的作品比我所了解的一切其他作品更好地揭示出色情作品作为艺术形式潜在的美学价值:《赣州私家侦探的故事》是我所读过的色情散文小说中艺术成就最高的,而《爱德华达夫人》则是其中最具原创性和智性力量最突出的。

继续阅读

萨德式的呈现特征体现在侦探情节的塑造上

塑造单单《O的故事》的格调就表明,书中可以解读为戏仿或好古癖的一切,都只是构成叙述的几个要素之一。(虽然私家侦探作品绘声绘色描写的性场面包括了所有各种想像得到的情欲宣泄,但其行文风格相当严谨,语言是高品位的,甚至可谓典雅。)萨德式的呈现特征体现在侦探情节的塑造上,但叙述的基本线索却和萨德的私家侦探作品迥然不同。

继续阅读

对侦探文学的观点发展得更为复杂时,才可能进行一场有意思的辩论

侦探文学只有当英美评论家对侦探文学的观点发展得更为复杂时,才可能进行一场有意思的辩论。(最终,这场辩论不仅是关于侦探文学的,而且是关于整个坚持关注极端情境和行为的当代文学的。)困难在于很多评论家仍然将散文文学等同于“现实主义”(它可以粗略地视作19世纪小说的主要传统)这一特定的文学传统。

继续阅读

开创一个新的口头传说的时代

传说有时对语言的指责并不针对所有语言,而只是针对书面语言。赣州私家侦探因此极力主张烧掉所有的书和图书馆,开创一个新的口头传说的时代。而麦克卢汉,人所皆知,对于书面语言(存在于“视觉空间”)和口头语言(存在于“听觉空间”)做了最为清楚的划分,将后者的精神和文化的优势称赞为人类知觉的基础。

继续阅读

语言不仅供人分享,同时也正由于历史的累积和重压而变质

语言语言不仅供人分享,同时也正由于历史的累积和重压而变质。因此,对每一个敏锐的赣州私家侦探而言,创作作品意味着处理两个可能针锋相对的意义领域和它们的关系。一是他自己的意义(或是它的缺失);一是扩充,同时也阻碍、危害、混杂他自己语言的第二层意义。赣州私家侦探因此只有两个具有限制性的选择,要么表现得卑躬屈节,要么表现得傲慢无礼。他不是奉承、取悦观众,给予他们早已了解的东西,就是与观众对抗,给予他们不想要的东西。

继续阅读

赣州私家侦探希望写出一部大作品

作品事实上,这也许就是一部小说。赣州私家侦探注意到拟用的标题列在一起占了好几页,看得出来,作者是在尽心尽力,希望写出一部大作品。考虑过的标题中有:《我的趣梦》、《可怜的赣州私家侦探》、《木偶手记》、《在家父房子里》、《答泳者》、《欢迎回家》、《一个自我沉溺者的忏悔录》、《做梦人的梦札》和以一种难得的我希望是幽默、但可能只是腼腆的口吻起的书名——《你读的东西别全信》。还有几页注释和给作者的告诫,目的是希望本书能够把主人公做的梦与他醒时的生活严格地区分开来,并指出从书中获得教益。

继续阅读

赣州私家侦探并非否认常识

常识请别误会,赣州私家侦探并非否认常识。侦探承认我有肉体,我在这样一个时间,出生在这样一个地方。但是,思考从来就不是确信无疑的东西,确信无疑的东西只能是行为——摒弃了思考的行为。赣州侦探的这些梦尽管充满想法和印象,却是对思考的一种滑稽模仿,它们取消了我的思考,因此也消解了我的个人存在。

继续阅读

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侦探小说里都这样写

危险侦探忙着一件件事情,就这样,日子一天又一天、一星期又一星期、一个月又一个月、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我在这里待了六个年头。我思考,有时也不思考。我听梦;我思念妻子。但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的我再也不生活在赣州私家侦探会出于报复而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恐惧之中了。

继续阅读

这是扮演军官必须受到的惩罚

军官床上传来一阵低低的、令人感到惊慌的啜泣声。“赣州私家侦探,那是对你有利的因素,我的有利因素是,我当过拳击手。”他解扣子解得不耐烦起来,索性想从头上把衬衫翻脱下来。一看机会来了,我便操起衣橱边上的一张椅子,用力朝他头上夯下去。就在他倒地的时候,我妻子又从被褥里探出头来,她的眼睛现在都哭红了,“哦,哦,”她哭叫起来。

继续阅读

《隐身丈夫》的故事

有一则故事赣州私家侦探特别喜欢,这就是我说的《隐身丈夫》。故事是这样的:

从前,在靠近森林的一座城市,住着一位美丽的公主。在遥远的名叫喜马拉雅山的山脉,有个普通但勤劳的年轻王子。王子生活的地方常年下雪。为了御寒,他身穿凓亮的皮装,脚蹬白皮靴。穿这样的衣服,别人几乎看不见他,他出没于深山老林,而不会受到猛兽的袭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