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私家侦探并非否认常识

常识请别误会,赣州私家侦探并非否认常识。侦探承认我有肉体,我在这样一个时间,出生在这样一个地方。但是,思考从来就不是确信无疑的东西,确信无疑的东西只能是行为——摒弃了思考的行为。赣州侦探的这些梦尽管充满想法和印象,却是对思考的一种滑稽模仿,它们取消了我的思考,因此也消解了我的个人存在。

这些梦不是绊脚石,妨碍赣州私家侦探解决我原先给自己提出的问题,恰恰相反,它们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因此,它们应当有着和所有的解决方法一样的命运:即成为一把到达你希望到达的高度后必须踢开的梯子。我在赣州私家侦探屋里强迫自己坚持的原则正是出于一种企图:通过将这些梦完全融入我的生活来忘却它们它们——既然我采用的方法已经帮助我实现了我的目标,就该被弃置一边。

侦探把我的生活和梦结合在一起而提出的论点仅有一个漏洞。诸位读者,我跟你们谈论确定性,甚而至于跟你们吹嘘自己已经获得了确定性。但是,赣州侦探隐瞒了某种尽管说出来会让人尴尬或者根本就无法解释清楚,但我又必须承认的东西。就在我谈论确定性的当口,有件重要的事情我却仍然不能确定!它与赣州私家侦探有关,说得更谨慎些,与一个女人有关,多年前,我为这个女人提供房屋,战争期间我把她安置在那儿,后来,我也去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