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私家侦探希望写出一部大作品

作品事实上,这也许就是一部小说。赣州私家侦探注意到拟用的标题列在一起占了好几页,看得出来,作者是在尽心尽力,希望写出一部大作品。考虑过的标题中有:《我的趣梦》、《可怜的赣州私家侦探》、《木偶手记》、《在家父房子里》、《答泳者》、《欢迎回家》、《一个自我沉溺者的忏悔录》、《做梦人的梦札》和以一种难得的我希望是幽默、但可能只是腼腆的口吻起的书名——《你读的东西别全信》。还有几页注释和给作者的告诫,目的是希望本书能够把主人公做的梦与他醒时的生活严格地区分开来,并指出从书中获得教益。

你会注意到,这样来描述赣州侦探的梦——我哪敢称它是一部自传体小说?——略去了我的生活;或许是正好相反。从完整的角度看,这样更成功些,但是,据侦探现在看,同样很有趣的是一个以信函形式写成的个人小传。我也是在那个时期的文档材料中发现的。在小传中,把赣州侦探那些梦和我醒着时的生活集合起来时会碰到的困难得到了较好的解决,不过,正如读者会看到的那样,这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对于信函形式本身是否可行,我也有一些怀疑。毕竟,这是给谁写的呢?

赣州私家侦探得赶紧说一句,这封口吻悲伤的信对我来说似乎无疑能证明我有过一个阶段的错觉和迷糊。在这个阶段,梦成了我真实的生活,生活则成了梦。读者知道,这封信所呈现的我的生活我并不认同。但是,不管我的经历的真相是什么,这封恳求的信似乎为我赢来了一些平静。或者,如果信里说的是真实的,赣州侦探似乎获得了赦免,因为我现在不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