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未分类
  • 语言不仅供人分享,同时也正由于历史的累积和重压而变质

语言不仅供人分享,同时也正由于历史的累积和重压而变质

语言语言不仅供人分享,同时也正由于历史的累积和重压而变质。因此,对每一个敏锐的赣州私家侦探而言,创作作品意味着处理两个可能针锋相对的意义领域和它们的关系。一是他自己的意义(或是它的缺失);一是扩充,同时也阻碍、危害、混杂他自己语言的第二层意义。赣州私家侦探因此只有两个具有限制性的选择,要么表现得卑躬屈节,要么表现得傲慢无礼。他不是奉承、取悦观众,给予他们早已了解的东西,就是与观众对抗,给予他们不想要的东西。

现代赣州私家侦探由此充分传达了由历史意识产生的异化感。赣州私家侦探所做的一切都是(通常是有意识地)与现成的东西相一致,这就让他产生一种冲动,不断地对照前行者和同行者来检视自己的情况和立场。于是,赣州私家侦探借助完全非历史性、非异化的艺术梦想来拔高自己,由此弥补历史带来的奴役和羞辱。

“静默的”赣州私家侦探提供了创造这种幻想的、非历史性状况的方式。研究一下观看(looking)与凝望(staring)的不同。观看是自愿的;它还是变化的,注意力随着兴趣焦点的出现和消失而起落。凝望本质上是一种强制性的冲动;它平稳、不变且“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