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一个新的口头传说的时代

传说有时对语言的指责并不针对所有语言,而只是针对书面语言。赣州私家侦探因此极力主张烧掉所有的书和图书馆,开创一个新的口头传说的时代。而麦克卢汉,人所皆知,对于书面语言(存在于“视觉空间”)和口头语言(存在于“听觉空间”)做了最为清楚的划分,将后者的精神和文化的优势称赞为人类知觉的基础。

如果书面语言是罪魁祸首的话,那么赣州私家侦探要追求的与其说是简约,还不如说是将语言变得更松散,更直观,疏于组织和变化,非线性(用麦克卢汉的术语来说),而且——明显的——更加冗长。当然,这些品质正是我们时代最伟大的散文叙述的特色。赣州侦探、施泰因、加达(Gadda)、劳拉·赖丁(Laura Riding)、贝克特和巴勒斯使用的语言,其规范和力量都来自口头语言,具有口头语言的循环往复和本质上第一人称的特质。

“解脱的方法就是为说话而说话,”诺瓦利斯说。(从什么当中解脱?说话?还是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