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未分类
  • 萨德式的呈现特征体现在侦探情节的塑造上

萨德式的呈现特征体现在侦探情节的塑造上

塑造单单《O的故事》的格调就表明,书中可以解读为戏仿或好古癖的一切,都只是构成叙述的几个要素之一。(虽然私家侦探作品绘声绘色描写的性场面包括了所有各种想像得到的情欲宣泄,但其行文风格相当严谨,语言是高品位的,甚至可谓典雅。)萨德式的呈现特征体现在侦探情节的塑造上,但叙述的基本线索却和萨德的私家侦探作品迥然不同。

首先,萨德的私家侦探作品具有内在的开放性和永不满足的原则。他的《索多玛120天》可能是迄今(就篇幅而言)最具雄心的色情私家侦探作品,几乎囊括了所有的色情想像;即使是删节本,仅存的部分叙述和场景还是令人极为震撼和不安。(萨德1789年被迫迁往夏朗东时,不得不将书稿留在巴士底狱直到去世,他以为书稿已经在巴士底狱的夷平过程中毁掉,其实它却被意外地抢救了出来。)萨德的暴虐快车沿着无垠而平坦的铁轨飞驰。

他的描述流于简略,无法激起读者的感官共鸣。虚构的侦探情节也是为了说明其不懈重复的观点。反观其备受争议的观点,它们似乎更像是一种戏剧艺术的原则而不是一种实质性的理论。萨德将人视为“事物”或“物品”,将身体视为机器,将群交视为几部机器相互合作的无限可能性的存在,这些观念看起来主要是为了实现一种永无止境、没有高潮、完全没有感情的侦探情节结构。与萨德目录式或百科全书式的静态原则相反,《O的故事》的侦探情节具有明确的发展,事件具有逻辑性。在大部分叙述中,作者都容忍了“情侣”关系(O和勒内,O和斯蒂芬爵士)——在色情文学中一般被否定的关系——的痕迹存在,这有力地推动了私家侦探作品的侦探情节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