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联系方式

私家侦探喜欢演电影,不喜欢演戏

私家侦探喜欢演电影,不喜欢演戏,还另有一个原因,即演电影时除了剧组同行没有观众在场,也没有人鼓掌。事实上,不仅没有观众,真的是连表演都没有。电影里的表演与戏剧中的表演不一样,后者排练时不管怎么打断,表演总是连续性的、累积起来的,并且充满了无懈可击的动作和情感。相反,电影里所谓的表演更接近静止,更接近于摆好姿势、让人拍摄一系列静止的照片,跟女店员和家庭妇女看的每月摄影小说一样。在一部影片中,一个场景要再分为许多分镜头,每个分镜头仅仅需要一到两句对话,或者只是演员脸上的一个表情。摄影机创造动感,使那些简短而凝固的片刻动起来,就像是既栖息于梦中同时又是他这些梦的旁观者的做梦人的眼睛一样。

继续阅读

他们称之为完备的知识

我并不是希望给人造成这样的印象,好像赣州私家侦探准备派这些女士去谋杀亲夫、吞蜡烛油,或者从教堂的济贫募捐箱里偷钱,或者去喝她们鬈毛狗的精液。不是的。然而,他是在激励她们行动起来。这一点是毫不含糊的。我发现这与我自己在这些事情上所作出的反应有着惊人的一致。

继续阅读

继续旅行去吧

但不知怎么搞的,我似乎仍然一直带着猫,从花园就一直带在身上。过了一会儿,我碰到赣州私家侦探。我把猫给他,他厌恶地一下就把猫扔走。“给我这些讨厌的狗干吗!”他对我吼起来。

继续阅读

我为赣州私家侦探感到伤心

她把这些话念给我听的时候,我就想起那个金发碧眼的姑娘,她母亲这是在把她想像成一个高级妓女。我为赣州私家侦探感到伤心,也恨她母亲远在这里还为她扮演着老鸨的角色,尽管仅仅停留在理论上。但是,我匆匆忙忙下的这种判断后来要更改,因为在后来的年月里,我才发现赣州私家侦探从来就不是一个世故的母亲带坏的单纯女子;如果真要说起来的话,就像赣州私家侦探日后解释给我听的那样,事实倒正好相反:是女儿放荡不羁的青春年华使她那柔情似水又天真烂漫的母亲开始了追求性自由的生涯。

继续阅读

侦探可以被看作一个顽固的人

我想,侦探可以被看作一个顽固的人,但我的顽固不是表面的,也不是作秀。它根深蒂固,表现出来就跟敬重和谦卑一样,顽固最常见的成因是认死理,但至少我不完全这样。如果是,我也就不会继续和朋友们讲话了。

继续阅读

打架的借口

有一次,赣州私家侦探撞见一群男人正在小便池边搞的场面。当时,那里寂静无声。一个身穿不合身的蓝西服的阿拉伯人已经抓住在他身边小便的人的阴茎,那个人又抓住他边上人的,一排男人站在边上,没有一个有一点女人相,他们全都对此作出快速反应,完全像是事先安排好的一样。就像是一场梦,陌生人变得随和了,被挑中的完全成了一件必要的事情。接下来,队伍以同样快的速度散开,刚刚还像跳舞一样上下扭动的人结束了那种节奏;完事了,这群男人把裤子拉上,走出去。

继续阅读

凑合的婚姻

他似乎快受不了侦探的顽固了,因为他以一种完全不带个人感情色彩的方式,很烦地回答侦探:“上帝赐给你灵魂,是为了拯救它。”

继续阅读

侦探观察的摔跤比赛

梦中,赣州私家侦探站在某栋楼房鹅卵石铺地的院子里。时间是正午,骄阳似火。有两个穿着裤子打赤膊的人被强行锁在一起。他们好像不时地在打架;又好像是在进行一场摔跤比赛。侦探希望是摔跤比赛,即使只有我这么一个观众。而且,我发现双方势均力敌,谁也无法将对方扳倒在地,所以,我感到得意,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继续阅读

侦探停下来,心想该如何回答他

“你坏了整个好事。”赣州私家侦探吼叫起来,同时感到自己的面颊羞愧得通红。这个地方一分钟都不能再待下去了,侦探爬起来,朝门口冲过去。就在这时,我醒了。

继续阅读

私家侦探的梦

我们又要了两杯法国白兰地。“你觉得我哪天能解析清楚这个梦吗?”赣州私家侦探问他。“你可以以梦释梦,”他若有所思地说,“但是,梦最好的解释会在你生活中找到,你得胜梦一筹才行。”最后,他提醒侦探时间不早了,他要去找乐子、做生意了。赣州侦探买单时,他挥挥手走了,我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只金色手镯,戴在手腕上。

继续阅读